萧笑尘C.cookie

久等天光,亦不舍星辰。

还是没有那个福气。

不能靠做自己喜欢的事维生。

吃土尘想印几套明信片,看看哪家价格美丽吧。
然后想送给一些胖友。

【堂良】无光时

ps.狗血设定。
请勿上升,多谢担待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无光时

楔子.

  
孟鹤堂遇到周九良的情形,有些特殊。

雨下了一夜之久,这半个月来孟鹤堂每天平均睡眠时间不超过四小时,大雨把这座城市颓洗成黑白色。这一刻,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,孟鹤堂揉了揉眉心,总算是可以睡个好觉了,不必说什么世界和平,干他们这行的就这么点心愿。

B市最大的人口贩卖案告破。

栾云平正在对着失踪人口的名单,点来点去都少了一个,又重新核对了一遍,还是少了。

台灯的光照在周九良脸上,他的眼神并不躲闪,大胆的直视着孟鹤堂,且分明有敌对的情绪在里边。

孟鹤堂喝了口热水,润了润嗓。

“周九良,男,18岁……”

还没说完,手机铃声响了。

他接起电话:“喂,栾队,正审着呢……”

栾云平口齿不清骂了一句。

“搞错了,那是受害者,你赶紧放了,回头让郭局知道了又得挨批。”

孟鹤堂正纳闷着,现在的年轻人,半点防范意识都没有,成年了还上当受骗,赶着给周九良道了个歉,让人带着他去办手续,周九良微微笑了笑,笑得很好看。

栾云平又来了电话。

“你等会儿,这个受害人比较特殊,目前没有家人,加上被拐的年份有些久了,郭局让你暂时安排下。”

孟鹤堂是真的很困,脾气上头,踢翻了凳子。

他问周九良:“身上有钱吗?”

周九良摇头。

他从身上掏出五百块钱。

“拿着,出去找个旅管暂时住下。”

周九良没有说话,眼神倦倦的,看着有些让人心疼,把那五百块叠好了放在裤子口袋里,低声道了句谢。

孟鹤堂想了想,又把他拉回来了。

“等会儿,你没有身份证是吧,待会儿等我下班,暂时先住我家里吧。”

周九良张了张嘴,说了五个字。

“谢谢孟警官。”


这一住,就是六年。

孟鹤堂也是后来才知道的,周九良是十二岁那年被骗的,他饿得快要死了,突然来了个人,让他吃饱了喝足了,还答应要给他找活儿干,养活自己,他心性单纯就跟着走了。

被骗后,由于性格不讨喜,一直也没有找到下家,就这么过了两年,人贩子也没了办法,就带着他上街乞讨,动辄不是打就是骂。

孟鹤堂是个软心肠的人。

已经过了那么久,周九良仍很容易就记起以前的事儿,晚上老做梦,梦见那人拼命踹他,他疼得不行,捂着肚子小声呻吟。

起了一声汗,灯开了。

周九良揉着眼睛,看着孟鹤堂,十分乖巧。他很听话,从来不提任何要求,孟鹤堂说什么,他就做什么。

他眼里分明有欣喜。

说:“孟哥,今天怎么回家了?”

孟鹤堂笑着,眼睛弯弯的,和平时工作不太一样。

“回来看看你,后边可忙了,我替你报了个考试,你回头看看书,考上了就拿证去那儿上班,手续我给你办。”

周九良“嗯”了一声,乖巧得像只猫儿。

他又问:“孟哥,是不是又有什么大案?”

“一个走私枪支的案子,你管这些做什么,赶紧去睡觉,我订了书,回头你多看看。”

孟鹤堂在沙发躺着躺着就睡着了。

周九良蹑手蹑脚拿了张毯子出来,盖在他的身上。

他的睫毛很长。



“诶,栾队,收网了是吧。”

盯着那伙人大概近两个月了,好不容易等到他们再次交易,上头下了文件指示,说是要求尽快解决,等着交差。

栾云平丢了件衣服过去。

“赶紧的,局长说今儿得穿正装,那边盯了好一会儿,我们早点过去。”

孟鹤堂忙活着扣扣子,有些心神不宁。

这个时候收网。

一网打尽怕是有些吃力啊。

大约是下午五点左右了,夕阳懒懒的照着,刑警队一共去了两队,加上技术科4人,无疑是场硬仗。孟鹤堂不怕死,但是他心里确实有些忐忑。

周九良坐在公安局侧门的栏杆外,看见他们走了,才小心翼翼出来,想拦辆车跟上去,后边有车在摁喇叭,把他给吓了一跳。

那人把车窗摇下来。

“高叔?”

高峰把车门给开了。

“我带你去,但是到了那儿你不能出车门。”

他赶紧钻上车。

这是一个废弃的仓库,半个月前还有机器在工作,半个月后因为搬迁至新厂房而废弃,孟鹤堂趴在窗外,之前里边还热火朝天的,几分钟后就安静得不像话。

他把枪上了膛,慢慢走进去。

高峰也觉得不对劲,他们进去有些时间了,里边安静得很,过一会儿传出来枪声,他赶紧下车,把车门锁好了。

“我去里边看看,你别出来。”

显而易见,里边发生了枪战,这么快就暴露,行动的成功率就降低了不少,周九良隐隐约约听见,“……有伤亡”。

车窗没锁死。




孟鹤堂被逼到了墙角

“去你的,中计了。”

栾云平靠着他,孟鹤堂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汗,他使了个眼色,两人往旁边跑,对方显然是有准备的。

“赶紧增派人手过来。”

高峰握着枪进去,心跳到了嗓子眼儿。

孟鹤堂一边走着,感觉脑袋后边有些冷,枪指着他,那人说了句话,“让我们走,让我们离开这儿”。

孟鹤堂小心翼翼往前走着。

西南方向有个身材高大的男人,给手枪上了子弹,嘴里骂骂咧咧。

“操,弄死他啊。”

孟鹤堂还没有反应过来,“嘭”的响了一声,身后的人被栾云平干掉了,倒在地上的还有周九良。

周九良说:“孟哥,我有点想回家了。”

一瞬间过后,他感觉到自己再听不到任何声音。

那颗子弹本来是要打向他的,开枪的人开始逃跑,他握住枪,双手没有力气,打在了空地上,高峰从背后给他开了一枪。

“赶紧出去。”

孟鹤堂放下枪。

“谁他妈带他来的!”

栾云平拽着他,说:“我们先赶紧出去,等会儿再说。”

孟鹤堂又佝偻下去把枪拾起来。

“我得带他出去。”

他把周九良背起来,血渍染在了他警服的后背上。

周九良说想要回家,他答应过他要替他找到的,但他没有找到他的家,只能带他回他们的家了。

案子结了后,他被记了一功。


尾.

他是个警察,知道生死不由人。

但他以为,他让周九良有地方住,让他学习,替他找好了工作,他从此就能忘了以前的事,就能活得幸福,哪怕离开这儿,哪怕娶妻生子都是很好的。

从此,一生都是光明的。

  

算一算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更文了。

主要的原因是。

学校里有很多要事情,比较忙。

另外之前答应过一些朋友,有一些手写啊其他的单需要做。

水平有限,能力一般,或者压根就没有,就有人关注还是件很开心的事情。

随着时间越来越不充裕,以后更文可能渐少,或者趋近于不更。

不过其实也不是就不写了,能有时间或者精力,还是会继续写下去的。

总之就是靴靴关注我的小伙伴们。

取关什么的没有关系,也很希望在每一篇下看到熟悉或者不熟悉的id。

一年前的空间动态。

练久了,感觉没什么用。

但是还是会有些变化的。

神雕里的蓉儿,其实是个御姐啊。
妥妥的御姐。
总觉得跟射雕的小萝莉不是一人儿。

我的关注数怎么又少了。
真的没有故意取关哪位朋友,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少了。
第三次了,见了鬼了。
对不起呜呜,我不知道取关了哪位太太。
也不知道凭感觉有没有找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