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笑尘C.cookie

久等天光,亦不舍星辰。

挺好的意思是:

想起来诸事都是不遂人愿的,却也没有一件是糟糕透顶的。

好友都是爱你的,但大家都很忙。

问及你如何?说出来也并无大事。

挺好,也不算糟糕。

那就祝胖友们中秋团圆呜呜。

cr.视觉中国

文素来源:
p1张继科
p2马龙
p3许昕
最好的三剑客呜呜。

我知道没有人的一生是圆满的,还是要祝你没有遗憾。

啊啊啊啊生活难呐。

今天里边已经遇到三个奇葩了。

我最近为什么喜欢这种色调惹。

cr.视觉中国。

真是老遇见一些奇葩。
不要生气不要生气。

我我我……负面情绪太多。

晚安。

……世界上最美的词叫破镜重圆吧。

从此,有始有终。
栾堂不见了。
许愿一切。

【栾堂】最佳损友

Ps.三次越来越忙,写文的空闲越来越少,尤其是关于栾堂。

这个算是解释一下,我为什么日天日地上刀山下火海都要写栾堂。

全文无情节无对话。

不接受批评,批评我我就骂你。

楔子

说到底来,他连个交心的朋友都算不上。

vol.1

“朋友,我当你一秒朋友/朋友,我当你一世朋友”

社里四百多人里,有人与孟鹤堂相识许多年,有人同孟鹤堂附耳私语,有人同孟鹤堂睡过一张床,有人同孟鹤堂漫聊到第二天清早,也有人会同孟鹤堂捱过岁月长河。

显然,他不在此列。

他从没有仔细想过,是什么时候开始用“朋友”二字来表述这段关系,或许某次偶尔的交谈,或许他的身上有你喜欢的特性。也大概是这种关系的确立,像有了个框,使得人耐住爱慕退守,却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准备。

或许他不该这么轻描淡写。

栾云平也曾做到了,在他被无端指责时,在那样盛大的场合,抛去本该有的稳重,不合时宜的为他出过头,仍可作佐证,他把他放在一个重要的位置上。

他也做到了,在孟鹤堂繁花似锦的路上,毫不吝啬的真诚祝愿,仿佛那份快乐,已经转移入他的悲喜里,他也双眼含泪,愿他万事顺遂,即使他知道疾风骤雨从来不缺席。

栾云平想。

或许他做不到拿情爱出来作借口,也无法当他一起掉过泪的知己。

但是,他真真切切。

为他出过头,为他许过愿。


vol.2

“从前共你 促膝把酒 倾通宵都不够/我有痛快过 你有没有”

终是有幸,四舍五入,他和他还算是有一段旅程。

在日本,曾在不同时段,在同一个台上鞠躬上场,鞠躬下台。孟鹤堂穿着一条黄裤衩,趿拉着一双白色的人字拖,傻气的笑着,多令人嫌弃。又或者是某个把自己的眼睛p成星空棒棒糖的小傻子,连嘲笑都显得有情有义。

同行的一起去当地的寺庙上香,许愿的时候栾云平犹豫了一下,在所有期愿里关于孟鹤堂,最恰当的,是愿他一帆风顺。

他们也有一段,朝夕相处的时光。

这样说大概有几分夸大。

夏天待在剧组并不是一件太好过的事,栾云平的夏天大概都在与官博互怼和苦中作乐中度过。都是过了三张的人,仍有幼稚举动,举着小风扇“喝风”,孟鹤堂问他还喝不喝,或许是真的饱了吧。

在短暂的休息时间里,他们也曾想静心下一盘棋。然后陷入了吹嘘自己,嘲笑对方的循环里。那盘棋最终以孟鹤堂的失败而结束,他又狠狠嘲笑了一番。

唯一没有嘲笑的事是,孟鹤堂抱着吉他自弹自唱的时候,他是向人吹嘘过他的。

这个夏天来得太匆促。

却又繁忙得令人头晕眼花,意料之外的是,又得到了一段可以加进回忆的素材,可以在多年后,使百无聊赖的日子生动些。

并没有多难得。

他有痛快过,不知道孟鹤堂有没有?

没关系,倒也足够。

vol.3

“奇就奇在 接受了 各自有路走/却没人像你 让我 眼泪背着流”

他找到了一种和孟鹤堂舒服的相处方式,区别与别人,进退合宜却又百无禁忌。

孟鹤发出一张被精修得过了头的照片,他和他的搭档穿着一身艳丽的红大褂,栾云平在下边评论,“两个消防员”。

孟鹤堂在红色电话亭里拍了一组照片,表情可爱且搞怪,栾云平想想了想,在下面评论了一句,“别人说你戏精,我还不信”。

他回复了一句。

“现在信了吧。”

他不止一次吐槽过,孟鹤堂每次发照片都没眉毛。后来,孟鹤堂每次都画着高低不平,粗细不一的眉毛才敢出镜。

但是,他也曾用“否极泰来”四个字安慰过孟鹤堂。

其实,如果不是花费了太多注意,不会在第一时间,花精力想出最契合的词,稳居热评第一。

他也总担心,封箱演出时,孟鹤堂不要再学师父踢大褂了,他怕他被师父踢。

但是,栾云平也看得很通透。

他和孟鹤堂。

位置没变,但各有队友。

很少有机会被一同提起,大家都喜欢关注他们身边最亲近的人,孟鹤堂是如此,他难道不是一样吗?

所以,在某个节目里,孟鹤堂垂着眼哭得眼圈红时他没有难过,孟鹤堂因为委屈和不知所措泛着泪光时,他也没有难过。

却在,孟鹤堂握住那把折扇,灯光闪烁,音乐响起, 背后的大门打开,他笑起来时,栾云平抱着沙发上抱枕,眼里有了水汽,开始泪流。

为他的前路开阔而泪流。

他们本来就不同路,却在一条平行道上相视太久,他们永远不会背道而驰,因为在同一个方向。

“社里你最欣赏的是?”

“孟鹤堂”



关于孟鹤堂。

用一个词形容那个经常怼你的人。

“最佳损友吧。”



引用部分出处:陈奕迅《最佳损友》,作词:黄伟文。

立个flag。
栾堂……最佳损友?
晚安。